搜索
查看: 282|回复: 8

【未完】最后的故事(三)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4-7-8 15:32:5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李老师 于 2024-7-8 15:38 编辑

最后的故事(一): http://bbs.jhchina.net/blog-10133-29989.html
最后的故事(二): http://bbs.jhchina.net/blog-10133-29988.html



    塞外天山,正值三月,遍山下起了鹅毛大雪。凛冽的寒风吹着哨,山道旁的灌木猛烈地摇摆。远处的雪岭云杉上堆满积雪,在风雪中若隐若现。天山山脉起伏连绵,宛如一条蜿蜒的白色巨龙。山道上没有人迹,只有树木与高山湖泊互相映衬,景色甚是萧条冷寂。
    天山山底处建有一观,名曰【雨霖】。观外有两个妙龄少女正在堆雪人,她们一边唱着歌一边咭咭咯咯地笑个不停。两个少女看似大约十六七岁,身材苗条,体态轻盈。其中一个少女身着紫色的锦缎皮袄,头上戴着梅花状的玉簪,颈中挂着串白色的珊瑚项链,气质甚是华贵。她长了一张瓜子脸,皮肤白嫩,秀丽之极;另一个少女身着白缎皮袄,身上并无饰物。一张鹅蛋脸文静含蓄,气度清华,相貌虽不似紫衣少女那般明艳,一双眼睛却炯炯生光,明净柔和。
    山雪呼啸,这两个少女在如此寒冷天气下只顾着玩耍。忽然山脚下出现一个黑影向山上踱步走来,似是一个中年男子背着沉重包裹向山顶攀爬。那紫衣少女看到,向白衣少女说道:“阿宁姐姐,你看,山下有人来啦。”
    那白衣少女唤作阿宁,她顺势回头向山下望了望,道:“这大雪天还有人登山。我们去告诉师父。”说罢拉起紫衣少女的小手,向道观跑去。
    紫衣少女点了点头,跟着阿宁一起跑进了道观的山门。雨霖观面积不大,正对着山门的是道观的正殿,正殿两侧各有一间配殿。两个少女顺着石板路跑向正殿,隐约听到殿内传来琴弦之音。阿宁走到殿门口止步,向内说道:“禀告师父,有人……”她话未说完,紫衣少女已经一个箭步冲进殿内叫道:“师父,难得有客人上山啦!”
    阿宁听到正殿内传来一声斥责:“哼,阿霓小娃儿还是这般没规矩。我在抚琴,却被你扰了兴致。”阿宁知道师父素来嘴硬心软,如此斥责紫衣少女是家常便饭,显然不是真的生气,便莞尔一笑,也走进了正殿。
    正殿内供奉着三清天尊,只是年久失修,部分墙体露出旧砖,墙上的壁画已经泛黄。好在阿宁、阿霓二人勤快,经常打扫擦拭殿内的雕像和物件,还算干净整洁。殿正中坐着一个老道,看摸样大约五十来岁,身上穿着一尺八寸的宽松白色道袍,衣领处镶嵌着一块黑色的护领,看着甚至惹眼。他口中呵斥阿霓,却俯首抚琴,连头也不抬一下。
    忽然老道双手按住琴弦,抬起头正对着殿门,眼皮一翻,神光炯炯,有如电闪。阿宁和阿霓忍不住回过头去,只见殿门口已经站着一中年男子,似乎正是刚才那个攀山之人。此人身穿粗布布衫,头上戴着破烂的棉帽,背上还背着一个百花锦衣的长包裹。他年纪虽不甚老,但目光委顿落拓,看着毫无精气。然而殿内三人均知,如此天气只穿一件布衫,显是身负武功之人。
    那中年男子瞧了瞧殿内三人,便冲着老道深深作揖见礼道:“山野闲人,偶过此地。还请道长赏口水喝。” 阿宁和阿霓听了心道:“这人看着年纪不小,声音却这般悦耳。”老道见状,躬身回礼道:“施主莫要客气,天寒地冻,还请入内取暖。”
    中年男子又作了个揖,便缓步进入正殿。老道唤来道童道:“奉茶。”道童忙不迭下去准备。中年男子忙道:“不敢劳烦,喝口热水便好。”阿宁急忙走到道童跟前道:“给这位叔叔沏杯热茶吧。”道童应声去了。阿宁路过这男子身边时,鼻中嗅到一股淡淡的檀香之气,心中更是诧异。
    老道刚想邀那中年男子入座,不想那男子摘下了背上的长包裹,一屁股坐在殿内墙边地上,连身边的蒲团也没有坐,手中却始终捧着那个包裹不住抚摸。老道见他如此,也就不以为意,在蒲团坐下笑问道:“施主来天山作甚?”
    那男子抬头望着老道,见他客气,也笑道:“我要去汗腾格里峰。”
    三人闻言均是一惊,都知汗腾格里峰是天山第二高峰,地势高峻,冰川陡峭,且距此地甚远。老道敛容又问:“施主可是要去山底的牧场?那里山花烂漫,绿苔茵茵,倒也不错。”
    那男子见老道追问,便随口敷衍道:“正是,听说那里景色不错,随便走走。”
    正说话间,道童端着茶水盘来到正殿。第一杯敬客茶便欲送到男子手中。那男子见了茶水,微微不悦道:“在下粗鄙之人,不敢污浊茶具,拿舀子喝口热水就好。”刚欲推辞,却见阿宁一脸关怀之色看着他。他心下不忍,便随手端起一杯茶水道:“多谢。”说罢不顾烫口,一饮而尽。
    阿霓见这男子举止怪异,不由得想笑,捅捅阿宁道:“姐姐,这人好怪。有茶不喝,却要喝舀子水。这开水刚沏的茶咽下去,真够他受的,他还硬逞能装没事。”阿秀眉微蹙,觉得这男子似有说不出的伤心事。
    那男子忽然看到正殿的七弦琴,眼中放光。老道见状,哈哈一笑道:“施主也会弹奏古琴?”那男子谦道:“在下粗通音律,适才登山听到贵观传来琴弦之音,特此一观。”老道笑道:“闻弦歌而知雅意。我料施主亦是此道中人,不妨试弹之。”
    刚才三人见这中年男子虽然行事怪诞,但言谈甚是客套慎微,老道让他试弹不过谦辞,并非真心让他弹奏。不料这中年男子闻言,脸上忽然光彩焕发,一层一层地打开身旁的长包裹,里面竟是一架七弦琴!
    只见此琴通体黑色,琴身隐隐泛着幽绿,犹如绿色藤蔓缠绕于古木之上。阿宁和阿霓二人见这男子衣着褴褛,忽然拿出此等文雅之物,只是微微一怔。老道骤然见到此琴,却是神情大变,但只是一刹就迅速改容,起身道:“贫道与施主合奏一曲,何如?”他不等中年男子答应,便又坐回正殿放置古琴之处,准备弹奏。
    中年男子见老道坐回古琴之前,微笑道:“愿闻道长妙律。”道长双手按住琴弦,却道:“请施主先奏。”中年男子闻言便不再客套,微微颌首道:“如此只好喧宾夺主,有辱清听了。”起手便弹起了一首温雅婉转的曲子。二女见这中年男子琴技颇高,指尖轻轻略过琴弦,音色柔和,清脆响亮,如泉水般清缓,竟不自主地心旷神怡起来。阿宁性格沉稳,心中略感不适,便暗暗镇定心神,抬头望向中年男子,见他一脸淡然,全神弹奏,才安下心继续聆听。忍不住看了看那男子弹奏时的手指,非但算不上纤细修长,反而粗糙短小。阿宁心想,此人天赋如此之差,却弹得一首好琴,看来下了不少功夫。
    老道听了半响,也开始弹奏。才弹了三个音,那中年男子忍不住抬起头来,呆呆望着老道。二女见老道所奏之曲和中年男子完全一致,心中暗暗称奇。尤其阿霓最喜抚琴,听了一会儿,忍不住抻了抻阿宁的衣角道:“姐姐,我从没听过师父教这首曲子唉,可是他俩居然都会弹。”阿宁看着中年男子,若有所思。
    老道忽道:“施主,我们来赌赛如何?”他嘴上说话,手上不停,左手趁着音律的间隙猛地向中年男子方向拍过一掌。中年男子一惊,就着掌风所到处,右手回了一掌,抵消了老道左掌的来势,却也因此漏弹了一个音节。老道哈哈大笑道:“贫道占了先机,赢施主一节,且看弹完整曲,谁的失误少些。”话未必,老道右手腾出间隙,拇指和中指呈弹指状,朝着中年男子又是一指。这次中年男子有了准备,双手在地上猛地一拍,连人带琴借着反力跳了起来,双手不停,继续弹奏,人稳稳地落座在正殿供台之上。二女听到砰地一声,见原先中年男子落座处的墙壁上留下一孔,正是老道那一指之力。
    中年男子见状大惊,忙道:“道长何故如此?”老道二话不说,又是一掌袭来。此时他已看出这个男子武功颇有根基,只是与自己相比,终究略逊一筹。中年男子再次抬起右手,还了一掌,只觉抵消后的掌风从脸边划过还是火辣辣地疼,一眨眼的时间竟又漏弹了两个音节。中年男子喊道:“如此晚辈无礼了。”他从怀中摸出几个物件,手指节只是一晃,几道金光闪闪的光束朝着老道的弦琴疾射而去。老道只道是暗器,心中暗骂此人卑鄙,鼻子里哼了一声,只得抬手接了这一招,几枚铜币被他纷纷打落在地。老道一怔,不知此人何意。忽然中年男子先是左手一扬,后是右手一扬,几道光束从两手先后发出。老道心道:“雕虫小技,奇技淫巧,何足道哉?”正欲起手拦截铜币,却听中年男子朗声道:“先发后至,后发先至。”他右手的铜币出手较晚,但速度却远在左手铜币之上,只见右手抛出的铜币和左手抛出的铜币在空中先后碰撞,四散乱飞,竟从十几个方向齐向老道的弦琴射来。老道暗叫不秒,只得腾出双手接住铜币,但任他手再快,终究还是有四枚铜币弹射在琴弦之上。只听老道琴弦一阵乱响,中年男子笑道:“四比三,道长承让。”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24-7-8 15:43:22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新密那疙瘩 于 2024-7-8 15:48 编辑

终于混上沙发了.
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24-7-8 15:47:03 | 显示全部楼层
新密那疙瘩 发表于 2024-7-8 15:43
本帖最后由 新密那疙瘩 于 2024-7-8 15:45 编辑 终于混上沙发了.

混我的沙发很容易,没什么人看的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24-7-8 15:51:45 | 显示全部楼层
李老师 发表于 2024-7-8 15:47
混我的沙发很容易,没什么人看的

不要怕山高,就怕有攀登。
多来点正能量,毒鸡汤啥的都倒了吧。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24-7-8 15:56:11 | 显示全部楼层
新密那疙瘩 发表于 2024-7-8 15:51
不要怕山高,就怕有攀登。
多来点正能量,毒鸡汤啥的都倒了吧。

我这没有正能量哈,你来错地了,不送

愿君好梦~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24-7-8 17:25:08 | 显示全部楼层
路过先顶贴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24-7-9 08:41:20 | 显示全部楼层
李老师 发表于 2024-7-8 15:56
我这没有正能量哈,你来错地了,不送

愿君好梦~

我这的意思是你的就是正能量,
看见毒鸡汤就把它给倒了,权当没看见。
没说其他的啊,
我被误解了。
我要去算个卦求个签儿去改一下起运。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24-7-9 08:56:25 | 显示全部楼层
新密那疙瘩 发表于 2024-7-9 08:41
我这的意思是你的就是正能量,
看见毒鸡汤就把它给倒了,权当没看见。
没说其他的啊,

正能量跟我不搭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
瞎写着玩的,如果比喻,我愿称其为【毒药】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24-7-9 09:06:31 | 显示全部楼层
李老师 发表于 2024-7-9 08:56
正能量跟我不搭

瞎写着玩的,如果比喻,我愿称其为【毒药】

我自比就像星爷一样,
我明明说的是悲剧,而大家都把他说的当成喜剧。
往往能给人们带来快乐的作品,往往都包含深深的悲伤。
PS:黄药师认识吧,那是我朋友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|网站地图 手机版|

Copyright © 2008-2022 | 侠剑江湖论坛  版权所有 | GMT+8, 2024-7-20 16:54

返回顶部